[私密日記]我的網路創業故事(53)殘酷的愕耗-5

劉奶爸網路創業私密日記mail server郵件伺服器

我不知道怎麼評斷這世界發生的每一件事,也沒有資格建議別人該過什麼樣的生活,最近生活中碰到的許多事,都遠超出我的意料之外,生命到底是該僅守原則與本份,還是該過的轟轟烈烈,只求無憾 !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2009年開始,阿爸決定回嘉義老家去靜養,偶爾才會回台北,平時的回診都到台中榮總去… 前幾個月都沒什麼異常,也都能正常開車,因為身體的不適與痛苦,讓老爸不得不接受每個月的化療,只為能減輕痛苦,過著正常人的生活。


幾個月過去了,阿爸的身體日漸消瘦,毛髮脫落,蒼老許多。漸漸的,連走路都開始出現無法自主的現象,到了下半年的時候,最強的自費性化療藥物還是得用上,每劑都要上萬元,一個月三劑,剛好是一般人一個月的薪水。(如果你這時候才想到要買保險! 已經來不及了)

<保險找文仁,一定找對人! 忍不住幫好朋友介紹一下! >

當時的我只有一個想法,就是什麼案子都接!

客戶要網頁設計? 接!

朋友要買個人電腦? 賣!

遠在高雄的客戶要服務? 去!

移轉公司 mail server 資料只付2000元做不做? 做!

由於每個月的經濟壓力,讓我不知道哪來的動力,一個月的業績竟比以前高出兩倍,而每天的睡眠時間則比以前少了一半!

我每個週休二日都開車到台中陪阿爸去醫院,有時阿爸一住院就是一個星期,期間也曾發出病危通知,讓我們一直處在恐懼的情緒當中。我和媽媽及姊姊們輪流照顧阿爸,一直到最後,阿爸已經沒辦法自行下床,自由行動!

隨著每一次回診,看著阿爸被打針所承受的痛苦,心裏很不是滋味,化療中心的護士小姐,最後也因為阿爸的血管多處硬化,找不到血管可以打,而開始尋找全身還有哪一個地方可以打針!

我望著大姊說:「如果最後找不到血管可以注射的時候,是不是就走到了生命的盡頭?」

大姊說:「也許有那麼一天,也許連那一天都還來不及到…」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? 每個星期都到病房去,看著一床床的病人被死神輪流帶走,家屬傷心欲絕的哭聲與場景歷歷在目,好像我們就在死神的面前排隊,一步一步向他靠近… 卻什麼也不能做…

有一天晚上在醫院裏,我打開我的筆電,接上了 3.5G 網卡,我跟阿爸說:

「爸,台灣的景點你都玩透透了,想不想環遊世界一下?」

阿爸說:「躺在這裏,怎麼環遊世界?」

然後我安裝了 Google Earth 軟體,把筆電放在活動餐桌上,推到阿爸的面前,

我說:「爸,你看,一分鐘環遊世界,酷吧!」

爸:「呵…呵呵…呵…」(看起來阿爸對這事沒什麼興趣,並且也顯出了極度的不安)

我忍不住問了一句:「爸,你會不會怕?」

爸:「怕什麼? 」

我:「……」(我也說不出口)

爸:「怕死哦?! 不會啦,沒什麼好怕的…」

這是我最後一次在阿爸清醒時告訴阿爸的一句話:

「爸,如果將來你看見了天堂,一定要回來告訴我天堂到底長得什麼樣子,好不好!」

阿爸笑笑,沒有回答我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2009年過完了,2010這新的一年,阿爸的生日已經沒有清醒的意識,不過還可以勉強張開眼睛看著我們為他唱著生日快樂歌! 大姊告訴我說,在醫院裏,阿爸最後一句告訴她的話:

「阿玟,我怎麼辦…我怎麼辦?」

其實阿爸不是不害怕,只是在我這個兒子面前,故作堅強。

就在一月底週休二日結束的週日晚上,我開車趕回桃園,隔日週一準備上班,就在週一上午,我抵達桃園沒多久,接到電話,馬上又趕回台中,因為就在週一早上,阿爸走了…

爸走的那個早上,媽媽拿著聖經的詩歌本,站在病床唱給阿爸聽,當歌唱完的那一剎那,阿爸糜留狀態許久的眼睛,突然很有神的直視著媽媽,媽媽以為爸爸醒來了,非常高興,但是過了幾秒鐘,阿爸的眼睛非常安詳的閉上了,就再也沒有張開…

告別式的那一天,我只記得,阿爸還是很帥! 沒有瘦到皮包骨。

而天堂到底長什麼樣子,我每天都在期待阿爸能在我的夢裏告訴我!

下一集 …… 離開資訊業!


One comment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