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私密日記]我的網路創業故事(52)殘酷的愕耗-4

劉奶爸網路創業私密日記mail server郵件伺服器

這是阿爸最後一次清醒的快樂過完生日。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做的每一件事,哪一次是我們的最後一次!

活在當下的意義就在於把每一次都當做是最後一次,好好的把握珍惜,沒有埋怨,沒有悔恨,為將來留下美好的記憶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到底該怎麼辦?

到底該怎麼辦?

怎麼辦?

怎麼辦?

短短的幾步路,一下子就走出了門診室,腦中浮現了上百次「怎麼辦?」,我心裏急得發慌,雙手發抖,不敢抬頭…

媽:「怎麼了…?」
我:「我們先回家吧!」

爸:「走吧,我先帶你們去吃飯,這附近有好吃的魯肉飯。」

阿爸笑著說著,還說要帶我們去吃東西,我這時才敢抬頭,望了阿爸一眼,然後阿爸就轉身要帶我們去吃飯。就在阿爸講完這句話的下一 秒,我的眼眶突然一陣溼熱,眼淚不聽使喚得滾了下來,還好阿爸已經轉身沒有看到我,

但是…媽看見了…



媽直盯著我看,爸走在前頭,

媽:「醫生說什麼,趕快講給我聽!」

我:「醫生說,要趕快接受化療…」

媽:「為什麼,真的那麼嚴重嗎?」

我:「醫生說的,而且X光片很明顯的顯示腫瘤的大小與位置…」

媽聽完之後,表情沒有比我好看到哪去… 自此一路上不發一語…

到了吃飯的地方,我決定委婉的告訴阿爸,一起決定該如何走下一步…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我:「爸…」

爸:「安怎?」

我:「呃…呃…魯…魯肉飯好吃嗎?」(啊…突然說不出口)

爸:「好吃才帶你們來啊!」

(好,這次鼓起勇氣)

我:「爸… 那…那…那要不要叫一盤燙青菜…」(靠腰…我還是說不出口)

爸:「啊想吃就叫啊…」

我:「爸…那…那個 X 光片不是有一些白白的部份嗎! 醫生說是腫瘤,要趕快治療…」(不管了,直說)

爸:「那是良性的還是惡性的? 又要吃一堆藥了是嗎?」

(還良性的還是惡性的…那麼大一個,怎麼可能是良性的…)

我:「爸,不只要吃藥,還要化療…」

爸:「化療…我不要,化療的病人我見太多了,到最後不是都軟趴趴的」

(其實我也覺得是這樣,拖延生命,最後毫無尊嚴的離開… )

爸:「我先自己抓藥來吃就好了,反正現在已經知道問題。」

(阿爸以前年輕的時候開過中藥行,是個中醫師,也幫過許多人治瘉了許多不同的癌症)

我:「好吧,那待會回去後,你教我看一下你的中醫的那些書好嗎?」

爸:「啊這你看不懂的啦!」

阿爸的抽屜裏藏了好幾本已經泛黃的中醫藥方秘笈,回到家後,我們都懷抱著一絲希望,只見阿爸翻了又翻,找了又找…

我:「爸,怎麼樣? 找到相關的嗎?」

爸:「呃…沒有關於肺的…」

我:「啥…那你以前不是治過很多人嗎?」

爸:「那些人是有胃部的疾病,乳癌…等等,但沒有治過肺部的腫瘤,不過還好啦,我自己配一下藥…」

(什麼跟什麼…自己配一下藥! )

好吧!先這樣,回去先打電話告訴姊姊們。下午又回到桃園,一面查著資料,一面接客戶電話,突然想到之前姊夫說的「生命自救功法

於是趕快上網找了一下離萬華最近的地點,以後我就可以每天陪阿爸一起去練功…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當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,睡不著覺,跟太太說了醫師今天告訴我的話, 阿爸已經確定是肺癌… 說完之後,我躺在床上,開始回想從小時候到現在關於阿爸的所有情景…

包括我小時候第一次偷東西… 阿爸沒怪我,還告訴我想要買什麼可以告訴他,不能直接拿別人的。

幼稚園上學時,阿爸偶爾會騎他的野狼125載我坐在前面的油箱去學校…

小學有一次考試落到十名外,阿爸兩個星期沒跟我講一句話…嚇得我每天上學胃痛…

假日的時候,阿爸又會騎他的野狼125載我到每一個山上海邊去玩…

國中在 A 段班吊車尾…阿爸每天沮喪難過的眼神…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痛苦表情…

高中我滿臉痘痘,阿爸卻說我長的比林志穎還要帥…

二專跑到雲林工專念書,阿爸開著車幫我搬家…每個月匯生活費給我花…

當兵時我連家都懶得回…整天只想把妹…阿爸也沒怪過我…

上班工作後,阿爸期望我能有所成就…但我換了七、八個工作,一事無成…

結婚之後,搬到桃園,每個月才回去一兩次看他…

想著想著… 不知不覺,忱頭竟然溼了一片,雖然這個醫師宣判的結果,我早已經有心理準備,但是當天晚上,眼淚卻像關不緊的水龍頭…沒有辦法停止去想以前阿爸為我做的每一件事,每想一件事,淚水就會奪眶一次… 沒有辦法停止,最後真的受不了,乾脆抱著老婆痛哭一場…哭了不知道多久,眼睛好乾又腫,隔天睡醒後… 一直到阿爸告別式的那一天,我沒有再掉過一滴眼淚…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2008年12月31日,這件事從第一次 8 月8 日進台大檢查開始,已經過了快五個月,阿爸還是沒有接受化療,這一天剛好是表弟結婚,我們全家去參加喜宴,阿爸才吃了幾道菜,就因為咳欶不止,趕快回家休息… 隔天就是 2009年元旦,我們本來送阿爸要去台中大姊家幫1月生日的阿爸慶生,卻在當天晚上,趕快提前抵達台中,直接住進台中榮總,因為姊姊以前是榮總護士,對醫院很熟,阿爸就直接讓大姊照顧,元旦的這一天上午,醫生檢查發現,阿爸的肺積水非常嚴重,整個肺部有一半都是水,所以走路會上氣不接下氣,肺部的空間只剩不到一半…

還好在緊急將肺部的水抽出後 (釓了一根長達50cm的細軟針直接刺進肺部) ,整個頭部和上半身的浮腫才慢慢消除,恢復意識… 由於阿爸的固執,原本我想每天到台北陪阿爸去大安森林公園練生命自救功法,但阿爸卻又嫌太累…不肯去。

接下來的這 2009 一整年,阿爸開始接受化療,卻也展開了走向生命盡頭的最後一里路…



發表迴響